华谊嘉信

媒体专访 | 吴孝明:人生总有转折 而我秉持初心

2017-04-07

近日,中国商务广告协会携手行业媒体广告门,对中国广告智库专家进行深入访谈,为行业搭建互相学习与交流的平台,促进广告人专业素质的提升,为行业树立学习的榜样,充分发挥各位专家的专业知识,为行业贡献更多力量。华谊嘉信集团黄小川、吴孝明作为首批智库专家接受专访。今天首先推出吴孝明专访篇。


从台湾立法院国会助理,再到业内公认的专业传播人,这看似并不搭界的职业转变却像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。被业内人士亲切称为“姐夫”的吴孝明2004年从台湾转战至北京,先后服务于北京奥美、新意互动、华谊嘉信等大型广告公司。这其中,吴孝明经历了怎样的人生变化?又是如何完成职业生涯的成功蜕变?

亚美游从这位传播人那里收获了不少珍贵的故事,同时聊了聊20多年来他对广告圈的看法和对未来的期盼……

image.png


广告门:什么时间和契机加入广告行业?

吴孝明:1998年。当初我还是台大在读研究生,在读研的时候就去台湾立法院当国会助理,也因为读政治,参与了台湾很多的选举,读研也在立法院,也是政治的最前线。经过了三四年的历练,也算是资深国会助理,那时候就有公关公司来找我去上班,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公关公司。因为一直从大学读到研究生,并没有想过太多就业的问题,那时候别说广告公司了,也不知道什么叫公关公司。原来是因为他们想要做台湾的政治公关,就想找懂政治的人加入。聊过之后,发现这种工作好像还蛮新鲜好玩的,感觉跟我在之前几年学生时期做的一些选举文宣也差不了太多,但还有更多的政治与政策游说,我觉得不妨尝试看看,所以就去了。

广告门:如果把您的职业经历分几个阶段,会怎样细分呢?

吴孝明:其实我的职业经历应该很好分,2004年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。2004年之前,我在台湾,2004年我从台湾到了北京,在北京奥美。所以我的职业生涯由原来在台湾后来到中国大陆,这是两个很明显的阶段。到了大陆之后,我认为应该又以三家公司划分,一个是北京奥美,易车集团的新意互动,再到现在的华谊嘉信。至于1997-2001年在上海复旦大学读博,是全脱产,与职业并无关。

广告门:从台湾来到大陆,您当初是怎样考虑的?



吴孝明:其实当时我考虑的几个原则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全家都一起来。2004年我女儿是刚好要读小学一年级,来这边读也刚好,哪天回去了,小学的教育衔接不是问题,比较大的问题应该会是来自于我太太。因为她一直是位职业妇女,而全家一起来意味着她可能要做全职妈妈,这不会是一个容易的决定;没想到她说没问题,于是亚美游就来了。然而当年我来的时候,跟很多同样来大陆发展的台湾人却不太一样,我不是来创业,而是来体验,时间到了就会回去,心想不会久留。我正是抱着这种心态来的。哪知从2004年在北京安顿下来后,就这么一股脑待到现在,这个完全是出乎意料的事。

广告门:在您的职业生涯中,有没有对您来说比较重要的人和事?

吴孝明:我高三的班导对我影响蛮大的,是他发掘了我对外交官的兴趣,因此才会选读政治系。但更多影响是我在台湾立法院的老板,他是立法委员,也就是全国人大代表的概念,他叫康宁详。如果翻开台湾的民主政治发展史的话,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。我在他身边的三、四年里,我是他的法案助理、私人秘书、英文翻译等三种身份,除了研究法案,还有日常行程安排,还要帮他做翻译。在他身边的日子,我看到了政治人的智慧,看到了你怎么在不同的团体里,特别是不同的利益团体当中去折冲。所以,每当年轻人跟我讨教经验希望我给一些建议时,我常常会用我那段时间的经验来告诉他们,认真做好眼前的岗位,只有在你把工作做好之后,才有资格说它好不好。当年,其实那不算是一个正式工作,工资也没有多少,同时自己在学校还有课,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总怀疑自己干嘛要做这件事情,有必要吗?也没什么干劲,于是也就半吊子。因此每天都在那里晃着,并不投入。但是经过三个月后我突然想到问自己,以后我会不会在简历上说我当过国会助理?而答案是“会”。所以我告诉自己,别想太多,先做了再说。因为首先你得先做好国会助理的本职工作,真正了解这个工作内容是什么,而且做的不错,这样你才能说你当过这个国会助理,才能写在简历上,也才对得起国会助理这四个字。心态转变之后,我就开始很认真的在上班,然后开始参与很多事情,最终也真的成为“大助理”了。



广告门:入行这么多年,有没有什么作品是让您感到有成就感的? 

吴孝明:在我刚进新意互动的第一年,长安福特就是我的客户。2007那一年的最重要项目,是当年11月的新蒙迪欧上市,那个时候除了福克斯之外,长安福特其他几个车型都卖的不好,蒙迪欧也是。因此新款蒙迪欧的推出,只能成功,不许失败。当时正是得标开始服务福特的第一年,一切刚起步,承受蛮大的压力,所以初开始时,提案并不顺利,但是经过多次创意激荡后,亚美游最终提出一个很大胆的想法。就是为新蒙迪欧新车网站做一个全3D网站。现在来看也许觉得这没什么了不起的,但在10年前就是一个创举。特别那时候的渲染工作就是很头疼的问题,而且确认亚美游这个新idea的时间距离新车上市还不到三个月,设备也不见得能跟得上。但亚美游拼命努力去做,不仅很多人一起来,还把公司所有的服务器全部联网,全部调过来。因为当时的运算很慢,人力并没能加快多少,就是需要时间。最后在大家的合作努力之下,终于准时顺利上线了。接着就是新车发布会,品牌经理要我将这整个3D剪成30秒,最终在新车发布会上直接播放。播完之后,全场起立鼓掌。那时候我在现场,很感动,很有成就感,客户也很满意。于是第一年亚美游就直接续约了,从此也就一直服务福特许多年。

另外,我很感谢的客户应该是江铃陆风。它原来在中国算是中国自主SUV的第一品牌。后来他们试图转生产乘用车,却造成销量下降,预算大概也就急剧减少了。亚美游也一直服务着。到2010年,他们内部整顿换了总经理,要比稿,当时说比稿那基本就是要换代理公司的。比完稿开标,亚美游输了一票,但新来的老总非常认同亚美游的策略与创意,经过复杂的内部协商,集团总裁下令重比。最终,亚美游凭靠实力再一次赢得服务的机会,从初认识到老朋友,一直服务到现在。

广告门:您如何看待目前的公司和客户的状态?

吴孝明:公司的业务再稳定也有新业绩的要求。我在华谊嘉信集团任联席总裁,在迪思任首席数字官,所以我两边都是有责任的。在日常我也要帮在迪思对接大客户,争取更多的新客户新业务,这些包括既有客户关于数字上的服务、资源或idea,我能够更多支持整个迪思团队。目前在集团这边,我参与的是收购的决策,特别是数字行业的标的,还有整合型的业务拓展,同时在品牌工作上会帮一些忙。

广告门:您如何看待广告行业的现状及发展趋势?

吴孝明:某种角度来说,当今广告行业的现状已经是亚美游十年前所无法想象的。所以对广告行业的未来,我也认为“无法想象”。亚美游都知道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,随着新技术的研发与应用,人类生活的未来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;所以包括广告在内的每个行业,必将随之适时转型。所以,所谓的无法想象,其实正是无限可能。但我常强调的,未来发展的核心就是创意+技术,创意是技术所不可取代的,而技术却是创意的最好体现。也就是说,整个互联网技术在发展,不仅影响了人们的生活,影响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,同时这种影响也会使亚美游的创意能够有更好的表现,或者说,亚美游必须利用技术达到更好的表现。

是的,在创意加技术的发展方向之下,未来的广告发展绝对不是亚美游现在可以想象的,甚至可能是对整个广告行业天翻地覆的改变。但亚美游是坐等着它发生吗?不,亚美游必须不断让自己有新的创意,同时每个创意人、每个广告人都要去关切整个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亚美游虽不是技术人,亚美游虽不需要会操作技术,可是亚美游需要知道它的发展跟趋势,要能应用。尤其,初心是不能忘记的。忘记了初心,那么,你什么都没有的同时,客户也不需要你了。总有人问我,觉得以后广告行业还会存在吗,客户还需要代理公司吗?我从不怀疑,一直认为一定会需要,因为代理公司的存在,确实能够提供很多广告主没有办法做的许多服务。因此,广告公司要能够一直保有存在的价值,它体现在外头的,是创意、策略、方案、执行、效果,可是它真正的内核是什么?是每一个广告人一样的初心。

“别想太多,先做了再说。”秉持初心,是吴孝明置身行业20多年来的关键信条,这使得他在经历广告圈不断地变化、更替后依旧能够以客户的最本质需求出发,为他们所处的不同阶段,根据不同需求,在不同市场环境之下,提供着纯质的服务。而对于未来,即便吴孝明认为那不可预知,也绝不坐以待毙。毕竟对他来说,一个广告人始终不变的是挖掘创意,制造创新,而其途径必定是关切未来。